公告信息:

资讯中心

农产品金融化:爬出泥潭 就是坦途

更新时间:2016-03-03     来源:钱途网    浏览次数: 133

这两年,金融领域天灾人祸不断,大批投资者为之“倾倒”。2016年春节前两天,泛亚帝国主要人物被批捕算是一个安慰。投资者(更准确叫“交易商”)的维权之路漫漫,整个现货交易行业走进迷雾。与此同时,令人眼花缭乱的金融骗局中居然还出现了水果的身影——水果营行事件。其实,除了大宗粮食品种,不少果蔬产品、加工农产品、甚至包装食品也开始金融化。“蒜你狠”、“姜你军”、“普洱茶泡沫”等事件早已脍炙人口。

虽然一些涉及农产品的金融灾难给社会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笔者依然认为农产品尤其是区域品牌产品金融化的价值远未发掘出来,“互联网+农业+金融”大有可为。创业者要克服投机心理,踏实创造价值;投资者要慧眼如炬,识别骗局。在上一篇文章“从农田到饭桌的长征,生鲜电商和农批市场互相救赎”中,笔者提到了金融化对于区域品牌农产品的价值,本文展开阐述一下,仍然以烟台苹果为例。

一、商品金融化千姿百态,交易场所鱼龙混杂

截至2015年底,我国在册的各类金融交易场所一千家左右,证监会直管的只有六家,其它基本都是由各地方政府支持并监管的“创新型”交易场所。由于法律管制,地方交易场所基本是以服务“现货贸易”为宗旨的,这里就统称现货交易市场吧。这些“先试先行”的现货平台有些创造了很大的价值,弥补了期货市场的短板,有些则酿成了重大的金融灾难。现货交易是新生事物,有其价值,但缺乏监管,行业生态遭到不法分子严重破坏。从2011年开始,国家对现货市场进行清理整顿,无奈九龙治水,终未理清思路,直至2015年7月泛亚崩盘。

期货交易是高阶金融工具,期望规避大宗品种国际贸易中的风险,交易场所不需要太多,太多反而会导致价格无序。时至今日,世界重要的期货交易所也就几十家,主要商品期货品种也就几十个。而现货市场立足国内贸易,规模普遍较小,制度灵活,遍地开花,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帮助标准化的商品实现了金融化,汇集了交易信息,降低了交易成本,推动了品质进步。前证监会主席肖钢在2016年全国证券期货监管会议上强调大宗商品交易市场要完善制度,真正地服务现货实体贸易,为供给侧改革做出贡献。这说明,政策层面允许新事物发展,一定程度上认可现货的价值,但是不能沦为投机场所。

评判一个现货交易市场是否有价值的核心依据是,其是否存在足量的实物交收,是否真的降低了交易成本,促进了实体贸易,至于是否形成了可供参考的价格则是可望而不及的梦想。现货交易发展的主要障碍在于传统现货贸易不是大规模的标准产品的集中交易,而是有丰富的个性化需求。例如,农产品在批发环节,同种产品的品种、规格也是丰富多样的,更何况销区批发环节主要任务是中小量、多品类地进行配货。现货交易要做到真正服务实体贸易需要深入产业链,真正与产业各环节结合起来,提供新型的跨地区中转物流服务和地区集散配货服务,以及帮助批发商解决零售端的压款问题。然而,现实是,很少有交易场所能够真正做到深入产业链,服务实体现货贸易,能够坚守行业操守底线就已经很不易了。

二、农产品金融化与农产品供给侧改革

供给侧改革已经提高到顶层设计的高度,结果所有行业都嚷着要改,让人想起补碘,一说缺碘,全民都缺。不过,农产品行业的供给侧改革确有其需,生产组织方式、产品品质、流通方式都迫切需要改革。加之人口结构迅速变迁,农业正迎来一系列深刻快速的变革,互联网和金融则是两个核心工具。

很多内销的区域品牌农产品也具有一定的大宗属性,如烟台苹果,其标准化程度逐年提高,品质不断改善,但是供求很不平衡,供求信息很不对称,迫切需要新的定价机制,及时发现价格,预测来年市场情况。早在2008年,大连期货交易所就开始研究上市苹果汁品种,至今未果,主要原因可能是:第一,我国苹果消费以鲜果为主,担心交易量不足导致现货价格扭曲;第二,产业主体素质不足以驾驭期货工具,与国际接轨后可能遭到恶意攻击。

期货交易主要是在国际贸易中发挥资源配置作用,有关品种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流通,所以会谨慎保守。而现货交易不存在外资,可以尝试开发针对国内流通的较大宗品种。目前,烟台苹果已经在若干个现货交易场所交易了,但是尚未得到市场广泛认可,对实体贸易的实际推动作用还没有发挥出来。有关产业主体一直没有停止探索烟台苹果金融化,若能稳健做大,将将有助于解决供给侧的一些顽疾。

1、集中交易能够及时发现价格,有助于打破批发商对供求信息的垄断

由于没有专业生产组织,苹果销售只能靠批发商,果农只能拿辛苦费。移动互联网起来之后,果农有条件直接参与批发交易了,甚至能够对接消费者了,集中交易有助于打破批发商对供求信息的垄断,还利于农。若果农联合起来形成像样的合作社会更有效,然而有两个障碍:一是小农意识,二是没有辅导和监管体系。农民距离法律很遥远,被假合作社骗了之后追诉成本过高,对类似组织很是提防,这显然是一个特色难题。

2、产销直接交易有助于推动订单农业,降低滞销风险

果农生产苹果的周期是一年,苹果是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产业,果农一年到头基本都在地里,有的干脆搭个棚住地里了,没有时间干别的工作,但是种苹果一年到头持续在投入,只有销售季节可以变现,成本压力很大,受灾后损失也很大。如果在靠谱的平台金融化,果农便可通过预售提前回款,降低成本压力,而采购商也提前锁定价格,安排销售计划。逐渐地,形成订单式生产预售,滞销问题则迎刃而解,要是平台能为苹果生产提供灾害保险就更好了。问题是真正靠谱的平台尚未出现。

3、交易场所提供担保,可以有效打击假货

不同苹果产地的气候水土不同,所产苹果品质也不同,外地苹果冒充烟台苹果现象很严重,给公共品牌造成了负面影响。区域公用品牌与企业品牌不同,它没有一个具体有效的责任主体,没有动力维护品牌价值。集中交易场所作为第三方匿名交易平台,聚集了大量的供求方和具体有效的企业品牌,有第三方担保责任,可以成为权威的正品采购渠道。

4、集中交易可以提高标准化程度,降低损耗

由于产销链条太长,我国农产品损耗率远高于发达国家,粮食产后损失率约10%,蔬菜损失率则超过20%,其中叶菜超过30%。集中交易要求标的必须是标准化的,储藏、包装等也要标准化,标准化意味着可以免去看货环节,减少中转次数,降低损耗。

5、为期货交易探路,增强国际战斗力

根据臧云鹏的《中国农业真相》一书,我国大豆、玉米等大宗粮食产品几乎完全被外资控制,而其手法往往是通过国内企业缺乏经验的金融工具,在世界共同的规则下合理地控制了我国农业。


农产品金融武器化的论断虽然武断,但各国在国际贸易中对农产品的保护一直是不遗余力的。我国苹果是国际贸易中少有的优势农产品,出口量很大,但是一直受到各种刁难,根本没有定价权,上线期货交易很有必要。话又说回来,一个有缺陷的经济体被逐利的资本攻击是天经地义的,天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资本逐利推动进步,政治则是资本的驯兽师。逐步开放市场,利用世界贸易秩序、先进资本、现金管理方式来倒逼国内农业提升也未尝不是破解一些特色难题的好办法,只要别见光死就好。

0

 服务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21:00

  交易商咨询1
  交易商咨询2
  交易商咨询3
  会员咨询(山东区域)

官方微信